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罗家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云谷禅音,守望艺术的纯净之旅之二

2014-06-17 10:21:46 来源:罗家宽艺术研究中心作者:
A-A+

  我常常在想,在商业社会极度发达的今天,为什么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国画却难以沉淀下来,反而流于世俗。是我们的艺术家没有尽心去作画?还是其本身的学养之气不足从而导致书画艺术的媚俗化。当然不是,我想我们在成长的道路上失去了传承,失去了书画艺术几千年沉淀下来的固有的底气。所以,在失去传承之道,失去底气之后再搞创作,其作品固然是技法娴熟,但文气不足雅气不足,失去了作品的思想内涵,媚俗化在所难免。从这个意义上去思考,罗家宽先生在艺术成长的道路坚守传承古道,他虽未出身科班,但师出名门,一脉相承。在大师如云的当代社会,实属难得。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十年浩劫”终于结束,共和国正在以崭新的姿态破冰迎春。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极大地鼓舞了全国的文艺工作者。此时,荒废了十年的全国高考已经恢复,全国数以万计的青年学子正在通过高考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此时,经历十年文革之痛的罗家宽先生,虽然已经是身心疲惫,但是恢复高考的消息让他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热爱和人生向往。那一年,四川省美术学院在全国招生,他凭借着自身对艺术的敏感和执着,凭借着文革十年没有自我荒废勤奋学画的积累,满腔热血的去报考四川美院。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成绩优秀却因为父亲南屏先生的政治问题尚未解决,而未能录取。这对年轻的罗家宽先生,无异于当头一棒,让他对生活的热情顿时陷入了一片迷茫。命运的挫折,让这位对艺术有着异常敏感的青年学子倍受煎熬。青春的岁月,被无情的政治风暴所剥夺,留给自己的却是岁月剥蚀之后的无限沧桑。人生经历了黑夜,就再也不会惧怕漆黑的到来;生命承受了命运的波澜之后,面对生活的态度只有一往直前的拼搏。家宽先生热爱艺术,愿用生命来呵护。所以当被拒在大学之外后,他抱着永不言弃的人生态度,毅然做起了一个旁听生。他没有退路,因为要成长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必须经过严格的理论体系的培植。那时候,他每天起早贪黑坐几个小时的公交车穿梭在美院和家里。他对知识如饥似渴,在美院旁听的日子里,他几乎听遍了当时所有教授的课,很多教授为这样一位青年学子感动,不时邀请他去家里为他单独授课,正是因为这样,家宽先生至今所积累起来的美术理论十分庞大,也正是这些庞大的理论体系支撑起了他后来厚积薄发的创作思想。

  父亲看到了儿子对艺术的痴迷,也深深的体会到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波及到孩子。他毕竟是出身书香门第,民国时期与当时的文化名流多有往来。那时候,他想起了早年受过何家资助完成学业的著名国画家郭蔓锄先生,于是写了一封推荐信让儿子拜在郭蔓锄门下潜心学画。郭蔓锄,四川岳池人,1904年出生,笔名耒。曾师从国学大师谢无量先生。与张大千、何鲁等人交往密切。一生从事美术教育,他的作品无论是落款的诗还是用印、作画都非常有考究,被当时的文化名流誉为“诗书画三绝”。上世纪五十年代著名国画家黄胄先生曾致信邀请蔓锄先生到北京中国画研究院作画,他在信中说:

  蔓锄先生:

  吴雪同志转来二月八日信,非常高兴,希望您能在五月底六月初起程。行前电专邮院以后,安排车辆迎接。在研院民族艺术石兰处。还请多加指导。

  此祝    平安

晚  黄胄

二月七日

  可见蔓锄先生在当时国画界的声望。正是由于何氏家族和蔓锄先生是世交的渊源,郭蔓锄先生非常喜欢好学如痴的罗家宽先生,从绘画技法到艺术理念,蔓锄先生无一不在悉心教导他的这位得意门生,将平生学问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家宽先生。如今,几十年过去了罗家宽先生的艺术造诣已经达到相当高的境界,但是他依然传承着郭蔓锄先生的艺术理念,即画的取材取景,要体现和谐之美,自然之趣,作画如做人,要有思想的见地;中国国画的精髓是诗书画融为一体的意境之美,要将三者达到完美的统一。但是蔓锄先生当年教导家宽先生时,发现他的古文功底不够,这会影响到他未来书画艺术的发展。于是写信致函国学大师、楚辞专家蓝菊荪先生,要家宽先生拜入蓝先生的门下学习中国古诗词。蓝菊荪先生,是赫赫有名的国学大师,他在诗经翻译上的成就得到郭沫若、叶圣陶、顾颉刚等人的极大肯定。而且蓝先生本身就是一位有着极高学养的艺术家,一九六四年蓝先生举办个人画展时,当时健在的社会名流梁启勋、谢无量、何鲁、周太玄、顾颉刚等人前来为蓝先生签名办展。蓝菊荪先生看到年轻的罗家宽,身上有着一种执着的精神,有着对学问的渴求之心,非常器重。当时,蓝先生在成都的书屋取名为“耕石书屋”,在学术界相当有名气。而家宽先生的到来,成为蓝先生的耕石学派的大弟子。人生得一知己难求,能遇恩师便是三生有幸。家宽先生不时侍奉蓝先生左右,听先生言传口授学问之道,体悟先生的大师学养之气。在那段人生艰难的岁月当中,是一个又一个的恩师给予年轻的家宽先生生活的自信和从事艺术事业的决心和勇气。岁月流逝,时光不复,今天当谈及往事之时,家宽先生仍心存感念,认为自己依然没有传承好师道。其实,在我心中家宽先生已经做到了,传承有道。在他的身上有着蔓锄先生的率意和童真之趣,有着蓝菊荪先生做学问的严谨之法和宽宏的气度。

  罗家宽先生,有情有义,具有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古道神韵和处事风范。他侍亲至孝,真正做到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弟子之情。昔日,恩师郭蔓锄先生去世,留下师母和养女。家宽先生无一日不牵念他们母女二人,只要有机会回到成都,他总是前往师母家中看望,尽可能的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困难。后来,干脆将师母接到自己家中尽弟子之孝,恩师传授学业终生难忘,侍奉师母理所当然,这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美德,体现在家宽先生的身上,在当代社会已经是难得之举。不仅如此,先生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始终在坚守着一种特有的文人情怀,心怀悲悯,随缘至善。当年,著名书法家吴丈蜀先生来四川某事,借居成都家宽先生住处,家宽先生仰慕吴老先生的文气和书法,分文不收。此事,令吴老先生非常感动,并留下了两个人以文墨往来,结下深厚的友谊。曾经有一度,家宽先生从云南创业回到四川,当时的巴蜀社会名流车辐、李国瑜、陶亮生、陈孟熙等,视家宽先生为人生忘年之交,多聚与先生家中,谈书论道笔墨交流,那种胜景让家宽先生至今难忘。家宽先生待人真诚,无小我之心,记得当年一位从台湾来成都旅游的朋友居住在先生家中,先生和妻子热情款待并分文不收,后来这位台湾朋友在书信中写道:

  “罗先生:

  您好!日前在府上打扰不便之处尚其见谅,夫人和姐姐及家人的款待盛情难忘,愿有机会来台一游,能尽地主之谊以回报之……”

  先生做事光明磊落,有君子之风,不拘小节,广结善缘,像这样的事情几十年来数不胜数。

  古人云:“修身者,智之符也;爱施者,仁之端也;取予者,义之表也;耻辱者,勇之决也;立名者,行之极也。士有此五者,然后可以脱于世,而列于君子之林矣”。家宽先生,以诗书立修身之德;以心怀悲悯而现仁者之举;与人相处,取舍有度;以艺术的纯净之美,传承着中华文明的精髓。

  生活是一切艺术的来源。如果失去生活的本真,艺术的创造就成为没有灵魂的躯壳。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只有不断地在生活之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创作灵感,才有可能企及艺术世界的纯真之美。家宽先生艺术之旅并非仅仅只是一味的向书本学习,向前辈学习,这些远远不够。青年时期的罗家宽先生,视野开阔,他在丰富的生活之中感悟人生,感悟艺术世界的博大与厚重。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刚刚起航,一切的新生事物需要有胆识的青年人去体验。家宽先生没有向他人那样有幸进入高等学府去镀金,没有像他人那样接过父辈的接力棒安然无忧的度日,生活对于他来说,一无所有!父亲是文革时期的“老运动员”,家里面六个姊妹兄弟,一贫如洗,那时候常常晚上没有地方睡觉,时常借宿在同学家中。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到来,机遇与挑战同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社会的变革深深地吸引着年轻的家宽先生,然而他陷入两难当中,如果继续在困难当中爬行,那他势必就会失去大时代的机遇;如果要想出人头地,开创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他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何去何从?两难之境该如何做出选择。那些日子里,他经过了无数个难眠的夜晚,心灵在经历着矛盾的斗争。终于有一天,他给父亲说他要走出去,或许只有走出去才有可能破开艰难之局,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父亲何绍明先生,深深地懂得儿子内心的坚强,懂得儿子是一个对生活怀揣着梦想的人。他向昔日的朋友为儿子借了伍佰元,作为外出创业的启动资金。年轻的罗家宽先生拿着父亲交给的五百元,奔向云南,山水云南美丽春城,在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向往石林风景,向往云冈石窟,向往西双版纳,向往云南的天高云淡所构成的纯净的美的世界。

  然而,所有的事情并非起初想象的那么美丽,当经历这些事情时一个又一个的困难,有时候会让人知难而退,从而与梦想擦肩而过。对于刚刚开始云南创业的家宽先生,一趟路费已经将身上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当时走的时候他还相约了几个好伙伴。面对人生地不熟的云南昆明,他们一筹莫展,生存的现状远远大于高昂着的理想。对于那个年代的他们而言,生活没有退路可选,或许知难而上才有可能找到生活的信心。于是,他们商量用自己的绘画技能能否和当时昆明的人民公园合作办画展,买门票公家拿多一点,自己拿少一点。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想法很快得到人民公园管理部门的同意,这让他们欣喜若狂。毕竟昆明是旅游之都,而且适逢改革开放之初,很多海外游客慕名而来,让美丽的春城多了几分时代的气息。这次画展,是家宽先生人生当中的第一次画展,他记忆深刻当年他们几个人用仅剩下的钱买宣纸毛笔颜料等,然后晚上睡在仓库里。画展办的很成功,人民公园印了三万张门票,几天就很快买完了,后来加印到十万张。家宽先生回忆这段往事时说:“没有想到,第一天我们光门票就收入了七十元,你要知道当时在成都一个人每月的工资才三十元,当时好高兴啊!”,先生从来不会做生意,但是无意之间的事情,让他却萌生了新的想法,他要让自己的艺术之路走的更从容,更坦荡,然而真正的艺术却是在浮华之后的沉淀,是在宁静之处找到心灵归宿之后的美得释放。他要以商养艺,用卖画得来的钱去支撑自己的艺术之路,他知道人生拥有了追求之后,才懂得如何去付出和努力。

  也许,有的人为青春的流逝而惴惴不安,为骤然而逝的时光而后悔莫及。但是,家宽先生的青春岁月,他是怀着一种时不我待的人生紧迫感去面对的,他的青春充满了张扬的活力,充满了为理想而高歌的猛劲。所以,先生从来没有后悔过时光的流逝,在那段难忘的岁月里,先生勤奋创作不断地学习,用卖画的钱去采风去游历山川古寺,在多彩的生活之中寻找创作的源泉,他的足迹遍及云南各地,他用心在感受着大自然所赋予他的艺术之美。他的这种执着和坚韧的精神感动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家宽先生人生当中的知己恩师——范仁本先生。当时的范先生是云南某部的司令员,非常看重年轻的家宽先生身上特有的艺术才华和坚韧不屈的精神。

  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家宽先生在昆明写生时,范仁本先生站在他的身后,仔细的看着他画画。于是就问他:“小伙子,你的画画的这么好,有没有兴趣去石林宾馆画画呢?”,家宽先生回答说:“想,但是我连自己的生活都没法顾及,怎能安心去到宾馆作画呢?”,站在一旁的范先生听后,先是笑了一下,然后真诚的告诉他:“只要你愿意去,这些都不是问题,你可以住在我家里,我平时很少在家,你就安心搞创作。我看中你身上的才华和对艺术的认真。”“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范先生的真诚深深地感动着鼓舞着年轻的家宽先生,他的人生出现了第一次转折,做起了石林宾馆的坐堂画家,这对家宽先生日后的事业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石林宾馆,是改革开放之初,云南昆明少有的几家接待外宾的宾馆。那时候,云南昆明旅游业迅速发展。国外游客非常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对家宽先生的书画作品更是爱不释手,记忆当中那时候日本游客有时候一来,家宽先生整面墙的书画作品都被买走,而且家宽先生那时候又懂篆刻,为很多游客刻中国的印章,深受欢迎。据夫人邓金萍女士回忆有一次先生两个小时刻了四十八方印章,因为游客在宾馆吃饭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然后就离开,可见家宽先生刻印技艺的娴熟。在石林宾馆的那段时间,先生的生活改变了很多,他白天忙于作画,晚上学习理论。有的时候,他必须为自己安排外出写生的时间,在他看来一个艺术家必须有广博的见识,必须在不同的文化元素当中感悟和体验艺术的快乐。

  先生本性善良与人无欺,在执着于艺术的世界里,他深深地感悟到艺术之于人类的真善美,传递着人类精神思想的薪火。在云南的日子里,先生做了一个虔诚的佛教俗家弟子,在无数次历览古寺壁画与大师方丈的倾心交谈当中,使他的心灵归于平静,艺术的世界呈现出自然纯真的美。那时候,先生一度在云南的筇竹寺潜心临摹壁画,在壁画当中感悟佛性的光芒,一连数日痴迷于寺院博大的壁画世界当中,那一个个佛的故事感化着先生的心。由于家宽先生的用功,他的壁画创作后来得到恩师郭蔓锄先生的肯定,蔓锄先生在给他的信中说:“摹仿逼真,几乎看不出是仿制品。盖证你努力钻研绘事之勤,且已获长足进步,继续下去,成就当未可限量”。如今,再看先生的《佛教人物画像》的画册时,那种用笔的精确细腻,人物表情的完美,以及色调的和谐,所展现出的庞大的佛教故事给人心灵的震撼,足以说明先生用功力度。

  明代的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说:“画家六法,一气韵生动,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自然天授。然也有学得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成立鄞鄂,随手写出,皆为山水传神矣”,家宽先生之于艺术的敏感是天性使然,加上他后来勤奋苦读拜师学艺,为他的艺术创作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云南创业他日夜兼劳,走遍云南的山山水水,让他的艺术创作日渐丰满。先生之于艺术的路子越来越宽广,视野和创作的内容的多样性,又使得他的心灵多了几份唯美的意境之感。生活是一本厚厚的大书,蕴含着人生和艺术的哲理,只有热爱生活的人,才有可能获得生活的恩惠。家宽先生是幸福的,因为他懂得生活,用心去理解生活,所以他以感恩之心,纯净之心回报着他所热爱的生活之美。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罗家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